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漠河观音山传说
2015-04-08 12:34:50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441次 评论:0

在很久很入以前,那个时候,黑龙江边还没有多少人烟。在这定居下来的人都是从关里充军过来的;还有一部分人则是黄河刚刚改道,洪水冲毁了家园。没处过活,逃荒过来的流民。还有就是出没于山林之中的骑在马背上的鄂伦春人,他们一般不大与村子里的人来往。

  这些人虽然来自四面八方,但一样都是穷苦人。他们使用从自己家乡带来的庄稼手艺,认真地开垦这块从来没有人侍弄过的土地,期望这土地也像家乡的土地一样,为他们提供衣食。正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这纯黑色的土地虽然因天气寒冷长不成关里的庄稼,但那耐得往风寒的小麦还能够填饱人的肚子。

  这样,不知过了多少年月,出生在这里的人,又死在了里,那遥远的老家,在人们的贫瘠的记忆里也渐渐地淡了。

  这一年,正月刚过。人们的精神还没有完全从年里气氛里出来,一天夜里,正南边的天空里暗暗滚起一道红光,那红光宛如腾腾升起的红色烟雾,迅速向北边铺过来。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许多人感到世界在这红光中好像走到了尽头,心里充满了绝望。人们纷纷跪倒在大道上,向红光叩头,企图躲避来自内心的恐惧。

  然而,红光滚到南山顶上时,停了下来,在那里盘旋一阵后,打着旋儿落在了山的那面。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,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。人们从地面上爬起来,边拍身上的雪边悄悄议论这件不同寻常的天相。没有人说得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但每个人都明显感觉到空气中似涌动着一股淡淡的暖洋洋的腥气。这在冰封雪盖的二月里,是少有的怪事。

  第二天早晨,真正的怪事发生了。人们发现从南山后面不断有充满腥味的热风辣辣地吹过来,屋顶上的雪开始融化。孩子们脱去穿了不到一冬的棉衣,高兴地来到外面疯淘。大人们也没有人能理解这奇怪的天气是福还是祸,但多数人认为这一定不是好事。因为随着这杨热风刮起,天就再也没有黑过。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吃饭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觉,因为没有昼夜的更替,他们忘记了时间。好还可以看到白纸一样无光的太阳还从东面升起,人们不得不靠从窗户里计数太阳,计念天数。

  天一天比一天热起来,那充满腥气的热风越吹越猛,刚刚融化的雪水没几天就被热风吹干。不到一个月地面上就干裂出几寸宽的裂缝,许多草树南面的枝杈被风刮秃,肥沃的土壤随风而起,天地间一片混沌。人们躲在屋子里将衣服脱到不能再脱的地步,不敢到外面去,开始相信这里来了妖精。

  这样的大热风整整刮了七七四十九个日出,这期间,天一直亮着。这一天太阳升起时,人们惊奇地发现热风停了,世界恢复了以往的平静。人们一起走出家门,来到大道上,许多人相互间已经不认识了,不得不相互自我介绍,才能想起大风以前原来是自己非常要好的邻居。他们手拉着手,相互问候,祝贺对方躲过了灾难。他们就这样互相祝贺,忘记了吃饭和睡觉。他们想通过这种仪式,永远告别那场可怕的热风。

  这样的情形大概坚持了不到十天,人们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正有一股清冷的北风从黑龙江的另北侧徐徐吹来,这风倒清澈,但人们普遍感到从心底里发冷,当人们统一了这种感觉之后。有的人马上号啕大哭起来,他们隐隐约约感觉到,另一种灾难就要降临到人们的头顶上了。

  果然,小北风变成了大北风,大北风变成了极地风暴。人们再次蜷缩到屋子里,拼命架火,火墙烧红了,人们仍然感觉冷得周身发紧。

  然而更离奇的事又出现了,人们在轮番出现的冷热风中大约过了半年,天却渐渐暗了下来,那光亮就像茧丝一样迅速被什么东西抽走。这一天后,天完全黑暗下来。整个天空无日无月亦无星辰,灰蒙蒙无边无涯。

从这以后,生活在黑龙江边村子里的人们走进了地狱。一年中,有半年是黑夜、有半年是白天。北边来的冷风一连吹过四十九天,便停下六七天,南边来的热风再次复盖整个天地,也要四十九天。从此,再没有春夏秋冬轮回,再没有昼夜轮换。地里不再生长庄稼,树木也都被风抽干了水分,成了一根一根的干朽木桩。许多人在大风中纷纷死去,活着的人也都对生活失去了希望,只等待着死亡的来临。

 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也没有办法应对这可怕的天气。就这样人们熬过了三个年头。

  这一天,村子里不知从哪突然来了一个二十几岁上下的后生。身体健壮,目光如电,他自由地行走在大风里,那风似乎对他不起任何作用。他对村里人说自己名叫木留儿。他手里拿着一只白色的玉瓶,顶着大风走进每一户人家。到一家就从瓶子里倒出一泓清水,分给人喝上一滴。村子里的人一渴到那清水,马上恢复了体力,祛掉了身上的所有病痛。

  他对村子里的人说,现在危害村子的是一个叫“烛阴”的妖精,原来是钟山之神,它的身子有整个山那么大,长有一千里。睁开眼睛时就是白天;闭上眼睛时就是黑夜。这里刮的带有腥味的热风和北边来的冷风就是它在呼吸,而且呼气的时候便是炎热的夏天;吸气的时候就是寒冷的冬天。这个妖精从不喝水也不吃东西。烛阴原本为钟山上一条巨蟒,因其修炼成精,被封为钟山山神,但这畜生不甘寂寞,竟私自溜出来害人。被他师傅察觉,出面将其打伤跑掉了。木留儿就是奉师傅之命出来寻找烛阴,到今天已经整整找了三年,才在这黑水边上找到了它的踪影。为了除掉这害人的畜生,木留儿先要救下村子里的人,才能回南海请师傅来收拾这畜生。

  木留儿向村子里的人说清楚之后,就跳到空中,向南海方向去了。

  村子里的人知道这件事以后,才知道真的是妖精作祟。

  第二天一大早,人们就听到从南边传来巨兽的吼叫声。从窗户向南边望去,半空中翻滚着层层五彩烟云。五彩烟云之上,端立着一位金身菩萨,只见她幻化出三头六臂,一手持铁卷书箧,一手持一百零八棵念珠,一手持一半开的荷花,形态端庄,法像森严。

  突然间一黑幢幢大山般大小的怪物从下面树立而起,上达空中。这时人们才看清这叫“烛阴”(《山海经·大荒经》载:“西北海之外,赤水之北,有章尾山。有神,人面蛇身而赤,直目正乘,其瞑乃晦,其视乃明。不食不寝不息,风雨是谒。是烛九阴,是谓烛龙。”又《海外经》:“钟山之神,名曰烛阴,视为昼,眠为夜,吹为冬,呼为夏,不饮,不食,不息,息为风;身长千里,在无晵之东,其为物,人面,蛇身,赤色,居钟山下。”《楚辞·天问》中说:“西北辟启,何气通焉?日安不到,烛龙何照?”又《大招》:“北有寒山,逴龙赦只。”烛龙在雁门北,蔽于委羽之山,不见日,其神人面龙身而无足。《淮南子·地形训》天不足西北,无有阴阳消息,故有龙衔火精以照天门中。《万形经》曰:太阳顺四方之气。古圣曰:烛龙行东时肃清,行西时小,行南时大,行北时严杀。)的妖精,原来它竟然长着人的脸面,蟒蛇的身体,身上就像剥去了皮,呈现出赤红色。它头生九角,两只面盆大的眼睛发出耀眼的光芒,让人不敢正视。一张巨口,不知几百尺宽,舞动着长长的舌信,发出沉闷的吼叫。它挥舞着巨大的身躯直扑向金身菩萨。那金身菩萨不慌不忙,抱铁卷书箧于胸前,发射出无限金光。半开的荷花飞起罩于那怪兽的头顶上,一百零八棵念珠弯似蛟龙,凌空向巨兽盘绕打去。

  巨兽突然发出一声惨吼,紧接着山崩地裂的一声巨响,如半空中落下一座大山,整个大地随之颤动起来。

  足有一柱香的时间,一切才平静下来。人们看到木留儿从云端飘落下来,对村子里的人说道:“烛阴妖孽已为观自在菩萨降服,身体化成一座山岭,一点灵光也已被封印于山岭之下。再不能为害人间,尔等今后可以安心生活。但一定要多行善举,供奉菩萨,爱及草木,方能保民平安。如心生恶念,烛阴妖孽还会借气还魂,到那时,恐菩萨也救不了你们了。”

说罢,再次跳上云端。只见那金身菩萨,接过木留儿手中白色玉瓶,以柳枝蘸瓶中之水,随手扬出万滴金光,那金光如细雨和风,遍撒大地,大地之上立即长出一种高大树木,那树木通体金黄,叶如细针,随处可生,不避石窟草塘。在阳光下风姿绰约,如翩翩美女。更有一奇处,这树针叶,四季青绿,再寒冷的冬季,也不见有一针落下。人们便称此树为“美人松”,也就是今天的樟子松。

  那金身菩萨做完法事,接受了众人膜拜。飘然向南海而去。

  后来,人们来到金身菩萨现身处,果见那里有一浑圆山体,树木葱茏。为纪念那救民于水火的金身菩萨,遂将此山称为“观音山”。

  而金身菩萨身边的木留儿,据说就是观音菩萨的大弟子,哪吒的二哥木吒所变。

  2006年,漠河县政府应群众要求,出资去南海三亚,将三面观音菩萨像再次请回观音山,以求永镇妖孽,保一方平安
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漠河观音山传说 责任编辑:漠河蓝光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:黑龙江传说 下一篇:胭脂沟的由来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